Profile Photo
我的内心是万里雪原。
失恋,大学🐶,不写文。
  1. 蚀心焚骨
  2. 绣骨
  3. 主刷的一些
  4. WEIBO
  5. UAPP
  6. Message
  7. 归档
  8. RSS

我不打算写,没时间。修改下当做是个梗存起来。

画家宰x画作敦
名画自毁梗

“每件画作都有‘它’的灵魂。”
太宰是个画家,但是画作风格难以理解,在街头卖画的时候,突然遇到了一副被人信笔涂了几笔的“画”。这称为画也勉强,画纸不专业,也没有什么能算上画工。
太宰把这张纸夹在了手上,带了回去。他每天与来往的顾客交谈,与前来的模特调情,与调色旁上顽固的色块交锋,他逐渐忘了那张纸。本该如此。
某次他回来的时候,突然发现家里被弄得一团糟。有的是找上门来的债主弄的,有的是因为情妇缘由来的,在地板上用他的染料写着下流恶毒的话语。太宰并没有心思收拾,只是随便在沙发上扫扫,打算腾出个地方坐下。在他清理的时候,正好看见了那张他捡...

‣时间在《花酒暮》与《风湖吟》之间,太宰轮回的一世。贵戚宰x能剧演员敦

‣cp.太敦,能剧相关知识无考究注意。


鬼无泣


       新酒已端上。

       剔去了从沃土里捎带出的些许泥腥味,残余的仅是芳草米粒里剥落的丝丝醇香。服侍的仆从恭敬地将那佳酿从泥褐的陶器里倒进精心雕琢的白瓷瓶里,最后一盏一盏精准地盈满,战战兢兢地送到了台前贵人的桌前。...


‣底特律AU,案件上致敬《杀死一只知更鸟》
‣太敦,复健,请见谅。
BGM:Gaosline——Halsey

“人们所笃信的是所听见的第一真相。偏见与先入为主将手挽着手把真相扼杀。”

《堕渊》

        “那么,麻烦你再复述一下当时的情景,小姐?”书记员挥挥手,示意身后的仿生人可以开始录制与转译。“如果可以,请尽量详细地描述嫌疑人的特征。”
        坐在对面的女人毫无征兆地开始抽噎,声音不大,豆粒大的眼泪从深陷的眼眶里打落在被外力打破...

‣6.19太宰治生贺,予先生与他的小少年 
‣cp.太敦。我们于风浪中邂逅,必将于碧蓝天际下再度相会。 
 


海上风涌》 


       “人?是人!有人落水!”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骚动,喧哗,蒸腾起的各色慌乱情绪似海雾般瞬息间渗透到了各处。孩子们踮高脚仰着头想去看看情况,却被母亲抢先一步捂住了眼睛。没有斥责,母亲们低声祈祷着落水者的安危,早早拉着孩子远离甲板。 ...


#占TAG致歉


道不同而路不和,我不想骂人,但是如果您说敦只是太宰用来赋予芥川生存意义的工具的话,那对不起我不原谅你。

‣cp.太敦,想做成RPG的游戏小说文本,试阅章

世界观设定:太敦两人被卷入一个虚构世界线,在世界线中他们两者分别为警匪,且不定时身份交换,但是身份(指警匪)本身的经历不变,而周围人的态度会随着角色本身而变化。

‣BGM:Faint——Linkin Park


我们安睡,但一个梦总会断送睡眠,

我们起身,一个念想会破坏一天。  ——珀西.雪莱 《


共犯》/Accomplice 

序幕


      便利店的灯光闪烁了几下,似被一阵风吹灭,零星的光点融进了...

那是最好的他们w

太敦个人向安利机:

BGM:Traveling light——Joel Hanson


说是分析,不过也是一些个人理解吧,拙劣之作,有记忆不清之处望请斧正。有图注意。比较长?


可能性与最好的他们


 一个日暮西沉的午后,横滨,潺潺的流水中,中岛敦第一次遇见了太宰治。那是他们的遇见,也是文豪野犬的开端。

《爱情笔记》里曾计算过一对男女要在如何低的概率下才能相见相识并相恋,每一个事件是由无数的偶然的推动而形成。中岛敦遇见了太宰治,在几乎是生存的绝境下他遇见了太宰治。无意中救下的人,却让他的人生打开了另一条可能性的道路。

我...

‣短篇摸鱼,反正我很久没写正经玩意了233没有剧情和逻辑的流水账。

‣cp.太敦,同居人关系且互知身份的警匪(?)吧ww就是日常。


赌约》/A  Bet


       中岛敦打开了客厅的灯。

       客厅里没有人,玄关的鞋架上放着太宰治的一双拖鞋和其他几双还没拆开包装的新鞋。中岛敦换好鞋,瞥了一眼时钟。按理来说,这个时间点太宰治已经回到家中,并且会打开电视看一些无聊新闻。如果当天是轮到太宰治去鼓弄晚餐——尽管为了安全起见会...

‣一个俗套的梗,开学前挣扎,算个摸鱼和文风尝试。60min产物,质量也就那样吧!
‣cp.太敦,前后辈,十年后的同学聚会。

《久别重逢》

情况到底是怎样变成如何的?
中岛敦捧着一罐啤酒,望着场面的混乱不由想到。啤酒已经被他捂热了,锡罐表面不断凝结水珠,点点从指缝间打在衬衫上。十年后的同学,本该是社会各层的社会人,如今却被酒精的熏染下又多掺了几许稚气。
当谈及学生时代喜欢的人时,中岛敦站起身,借有点头闷的缘故走出了门外。身后的同学还在起哄,但他已经一头撞进了寒风里去。
天气有些冷。中岛敦扯了扯脖子上的米黄色围巾。喜欢的人?中岛敦的鞋尖在地上蹭了蹭,踢开一片无雪的区域。他的确有喜欢的人,只是自毕业以来再也没有...

‣非专业南极蜜月指南,企鹅留着给别人钓完吧。

‣cp.太敦,沉迷狼人杀悔过的复健,专业知识有误,我随便写的,别太当回事。一些日常的细节w写得比较温情没有太考虑文笔啥,所以看看就好。

BGM:Travel Light——Joel Hanson


以南,以南


-

       一片雪花,蹩脚而匆忙地被塑造成六角形,伴随北半球最短的白昼而降临。当六点的日光宛如金色蛋液从赤道上流溢而出时,位于这颗椭球形蔚蓝星球的最南端迎来了日不落的极昼。...


‣为了纪念忘打tag的惨痛,于是有了个鬼故事。
‣cp.太敦,一年四季不变味的摸鱼。

阴曹出租

       地府有那么个不成文的规矩:夜半不要往忘川跑,跑去了也不要乱捡石子往里扔。按理说地府里是没有什么白天黑夜,但阎王爷也是要休养的,那些轮不上号到油锅炸,火海烧又或平平常常去索碗孟婆汤的就得跟着休息。
       中岛敦刚从黄泉过时,还没碰到阴府那潮湿埋了人骨的地,那些尖嘴猴面的鬼卒的闲言碎语便落进了耳。什么哪位大人生前荣华富贵,如今也不过业火焚身;神通大...

1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