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心间一点朱砂痣,眼里满目白月光。
本命太敦。
微博近期沉迷朱老师和白老师。
  1. 蚀心焚骨
  2. 绣骨
  3. 主刷的一些
  4. WEIBO
  5. UAPP
  6. Message
  7. 归档
  8. RSS

发出了想摸鱼的声音

以及被ddl夺命催的声音

这里是顾鸟/阿识,怎么称呼都可以。微博走 @-顾鸟(较日常)

主业是文手(大多是文豪野犬太敦),会推点书。副业是许久没工作的安利机,走 @太敦个人向安利机 

文章:目录整理 推书单:一个书单记录


工科女,一般喜欢读各种书籍。(包含但不限于:物理理论,历史类,哲学类,文学类)最喜欢崇拜的作家是伊恩.麦克尤恩,女性方面是阿加莎.克里斯蒂,内心圣经是《星期六》与《黑犬》


基本没有雷点,都能接受。

‣时间在《花酒暮》与《风湖吟》之间,太宰轮回的一世。贵戚宰x能剧演员敦

‣cp.太敦,能剧相关知识无考究注意。


鬼无泣


       新酒已端上。

       剔去了从沃土里捎带出的些许泥腥味,残余的仅是芳草米粒里剥落的丝丝醇香。服侍的仆从恭敬地将那佳酿从泥褐的陶器里倒进精心雕琢的白瓷瓶里,最后一盏一盏精准地盈满,战战兢兢地送到了台前贵人的桌前。...


‣记一下我用于写文循环的歌,没有特别分类,从自己歌单里挑的,大多偏伤感系吧【。】大约是音乐博主的重操旧业。有39首


1.《Human》 

   《Dirty Paws》Of Monster And Man

2.《1965》 Zella Day

3.《Daliy Growing》Altan(版本有很多,我比较喜欢这版w)

4.《If I  Die Young》The Band Perry

5.《Stories》黒石ひとみ

6.《逐梦令》李玉刚

7.《避风港》冯曦妤

8.《富士山下

   《一...

|ω・`) ‣后标注了cp的是爱情向,基本是狗粮性质,没有标注就是朋友向或是纪实向这样。

‣底特律AU,案件上致敬《杀死一只知更鸟》
‣太敦,复健,请见谅。
BGM:Gaosline——Halsey

“人们所笃信的是所听见的第一真相。偏见与先入为主将手挽着手把真相扼杀。”

《堕渊》

        “那么,麻烦你再复述一下当时的情景,小姐?”书记员挥挥手,示意身后的仿生人可以开始录制与转译。“如果可以,请尽量详细地描述嫌疑人的特征。”
        坐在对面的女人毫无征兆地开始抽噎,声音不大,豆粒大的眼泪从深陷的眼眶里打落在被外力打破...

‣6.19太宰治生贺,予先生与他的小少年 
‣cp.太敦。我们于风浪中邂逅,必将于碧蓝天际下再度相会。 
 


海上风涌》 


       “人?是人!有人落水!”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骚动,喧哗,蒸腾起的各色慌乱情绪似海雾般瞬息间渗透到了各处。孩子们踮高脚仰着头想去看看情况,却被母亲抢先一步捂住了眼睛。没有斥责,母亲们低声祈祷着落水者的安危,早早拉着孩子远离甲板。 ...


“我将去远方,不带任何东西。你看啊,敦君,那里是你的目的地,可是不属于我。”太宰治站在甲板上,茶褐色的眼浸满了海面的闪动的金色。海风一阵接连一阵地上下翩浮,吐纳出无数光影的涟漪,卷动游人的发梢涌动。“所以,请你好好活下去吧。”

预计是太宰生贺(现在才有时间准备)有点糙吧,我尽量。是个海上的故事。

#占TAG致歉


道不同而路不和,我不想骂人,但是如果您说敦只是太宰用来赋予芥川生存意义的工具的话,那对不起我不原谅你。

‣cp.马场林,返老还童paro,有点战争要素(非参照史向)

‣BGM:read all about it part iii——Tiffany Kirkland


他说冬天就要过去,我们会有明天。


黎明彼夜

      马场善治遇见林宪明的那个冬天——一个寒冷而漫长的凛冬时节,硝烟缭绕在光秃的松枝上,自冰川而来的寒流让一切变得寂然而干燥,他与这个素不相识的人围坐在升起的柴火上,盯着铁架上旋转着的被烤得嗞嗞作响的鹿肉,突然想起了他的过往。

      他早已...

想写her梗的太敦。

森严的高塔之中,被用尽了一切手段,太宰也不说出他背负的秘密。

于是上层制作出了有意识有声音的敦,去与太宰交流。

想到的片段有命名的一段

还有有关于做梦。

“敦君,会做梦吗?”

“做梦,那是什么?”

“就像是灵魂出走的时候,你在另一个不同的世界醒来,或许是有秩序,或是混沌的。你盯着时钟,却发现它静止不动,于是你感慨,原来这一切并非我的真实。”

总之因为敦不是人类,于是愈能说出内心的话语。

一开始的对话是录音的,但后面敦自动屏蔽了录音。

结局w是be还是he没想好。不过应该不会造出躯壳。

‣cp.太敦,想做成RPG的游戏小说文本,试阅章

世界观设定:太敦两人被卷入一个虚构世界线,在世界线中他们两者分别为警匪,且不定时身份交换,但是身份(指警匪)本身的经历不变,而周围人的态度会随着角色本身而变化。

‣BGM:Faint——Linkin Park


我们安睡,但一个梦总会断送睡眠,

我们起身,一个念想会破坏一天。  ——珀西.雪莱 《


共犯》/Accomplice 

序幕


      便利店的灯光闪烁了几下,似被一阵风吹灭,零星的光点融进了...

1 /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