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我的内心是万里雪原。
失恋,大学🐶,不写文。
  1. 蚀心焚骨
  2. 绣骨
  3. 主刷的一些
  4. WEIBO
  5. UAPP
  6. Message
  7. 归档
  8. RSS

插个flag,考完普化就开始写共犯,想弄成连载(你醒醒)ლ(`∀´ლ)

好想写写一方是狂信徒,而另一方是无神论者的梗(。)
(我的父,我的神,请您降临。)
(请拯救他们吧,您所期盼的未来会来临。)

就先记着。开个档。

已读:
1.《螺丝人》 岛田庄司 27w(2018.12.29)
一如既往地猎奇ing……从流体力学到宗教到脑科学的科普,看得脑壳疼。

怎么说呢,有些失望吧这本,也不怪豆瓣只有7.6了_(:з」∠)_,有创意的部分,但是感觉还是有很多牵强的地方。会比较引起不适吧,和斜屋占星术都有特色的血腥部分。

未读

2.我是猫 30.7w

3.我这一生:林语堂口述自传 20.61w


‣cp太敦,圣诞快乐,一个小日常,短,摸鱼。

‣太久没写了,也就那样吧= - =,我标题都不想想了。


《一场圣诞时节的记录》


捧着从肯德基带出来的“圣诞桶”,坐在一旁各色彩灯装饰的圣诞树下,中岛敦看了看长椅上摆放的一大堆被与谢野嘱托购买的圣诞折扣礼品,他不禁开始思考自己这是来出差的还是来外购的。被中岛敦拉着在肯德基门口排了一个小时的队,尽管口上说着敦君还是小孩子啊,太宰治反而是挑着圣诞桶里的小食最津津有味的那个。

此刻的东京的温度在零度附近游弋,可却并没有小雪的迹象,让圣诞的节日气氛似乎少了几分。虽然自从圣诞节流入日本以来,这似乎变成了一个购物狂欢或是情侣间...

我不打算写,没时间。修改下当做是个梗存起来。

画家宰x画作敦
名画自毁梗

“每件画作都有‘它’的灵魂。”
太宰是个画家,但是画作风格难以理解,在街头卖画的时候,突然遇到了一副被人信笔涂了几笔的“画”。这称为画也勉强,画纸不专业,也没有什么能算上画工。
太宰把这张纸夹在了手上,带了回去。他每天与来往的顾客交谈,与前来的模特调情,与调色旁上顽固的色块交锋,他逐渐忘了那张纸。本该如此。
某次他回来的时候,突然发现家里被弄得一团糟。有的是找上门来的债主弄的,有的是因为情妇缘由来的,在地板上用他的染料写着下流恶毒的话语。太宰并没有心思收拾,只是随便在沙发上扫扫,打算腾出个地方坐下。在他清理的时候,正好看见了那张他捡...

这里是顾鸟/阿识,怎么称呼都可以。微博走 @-顾鸟(较日常)

主业是文手(大多是文豪野犬太敦),会推点书。副业是许久没工作的安利机,走 @太敦个人向安利机 

文章:目录整理 推书单:一个书单记录


工科女,一般喜欢读各种书籍。(包含但不限于:物理理论,历史类,哲学类,文学类)最喜欢崇拜的作家是伊恩.麦克尤恩,女性方面是阿加莎.克里斯蒂,内心圣经是《星期六》与《黑犬》


基本没有雷点,都能接受。

‣时间在《花酒暮》与《风湖吟》之间,太宰轮回的一世。贵戚宰x能剧演员敦

‣cp.太敦,能剧相关知识无考究注意。


鬼无泣


       新酒已端上。

       剔去了从沃土里捎带出的些许泥腥味,残余的仅是芳草米粒里剥落的丝丝醇香。服侍的仆从恭敬地将那佳酿从泥褐的陶器里倒进精心雕琢的白瓷瓶里,最后一盏一盏精准地盈满,战战兢兢地送到了台前贵人的桌前。...


‣记一下我用于写文循环的歌,没有特别分类,从自己歌单里挑的,大多偏伤感系吧【。】大约是音乐博主的重操旧业。有39首


1.《Human》 

   《Dirty Paws》Of Monster And Man

2.《1965》 Zella Day

3.《Daliy Growing》Altan(版本有很多,我比较喜欢这版w)

4.《If I  Die Young》The Band Perry

5.《Stories》黒石ひとみ

6.《逐梦令》李玉刚

7.《避风港》冯曦妤

8.《富士山下

   《一...

|ω・`) ‣后标注了cp的是爱情向,基本是狗粮性质,没有标注就是朋友向或是纪实向这样。

‣底特律AU,案件上致敬《杀死一只知更鸟》
‣太敦,复健,请见谅。
BGM:Gaosline——Halsey

“人们所笃信的是所听见的第一真相。偏见与先入为主将手挽着手把真相扼杀。”

《堕渊》

        “那么,麻烦你再复述一下当时的情景,小姐?”书记员挥挥手,示意身后的仿生人可以开始录制与转译。“如果可以,请尽量详细地描述嫌疑人的特征。”
        坐在对面的女人毫无征兆地开始抽噎,声音不大,豆粒大的眼泪从深陷的眼眶里打落在被外力打破...

‣6.19太宰治生贺,予先生与他的小少年 
‣cp.太敦。我们于风浪中邂逅,必将于碧蓝天际下再度相会。 
 


海上风涌》 


       “人?是人!有人落水!”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骚动,喧哗,蒸腾起的各色慌乱情绪似海雾般瞬息间渗透到了各处。孩子们踮高脚仰着头想去看看情况,却被母亲抢先一步捂住了眼睛。没有斥责,母亲们低声祈祷着落水者的安危,早早拉着孩子远离甲板。 ...


“我将去远方,不带任何东西。你看啊,敦君,那里是你的目的地,可是不属于我。”太宰治站在甲板上,茶褐色的眼浸满了海面的闪动的金色。海风一阵接连一阵地上下翩浮,吐纳出无数光影的涟漪,卷动游人的发梢涌动。“所以,请你好好活下去吧。”

预计是太宰生贺(现在才有时间准备)有点糙吧,我尽量。是个海上的故事。

1 / 5